Daisy

[鸣佐]人生哲学 (一发完)

黑啤来一打!:

 伪傻白甜(?),真啰嗦


---------------------------------


“我说,你知道宇智波家最可怕的问题是什么吗。”鸣人生无可恋的望着一乐拉面的天花板,心不在焉的戳着碗里的叉烧。


鹿丸没理他,只顾埋头吃拉面。


“就是……兄弟爱啊。”鸣人依旧望着天花板,大大的叹了一口气。


鹿丸仍然没理他,吃面条发出的吸溜声震天响。声音大得几乎完全盖住了鸣人的说话声。


”具体表现在小时候,长大后,出任务之前,出任务之后,喝醉酒之前,喝醉酒之后,洗澡前,洗澡后,睡觉前,起床后……“


鹿丸觉得自己的拉面似乎吃的有点儿快,于是停下了筷子,开始呼噜呼噜的喝汤。


”总之就是随——时随地的表现自己与兄长之间的爱啊!连今天早上出门之前都不忘对着鼬的排位面带微笑的说话啊!哎——————”


鹿丸在换气的间歇正好听到了这句话,于是他一个没忍住,问道:“你昨天晚上跑到佐助他们家过的夜?”


鸣人立刻坐直,回答:“不是,是佐助在我家过的夜。佐助他们家常年没人打扫,根本没法住人啊我说!所以他基本上算是住在我家啦!连哥哥跟父母的排位都搬过来了我说!”


鹿丸:“……算了,当我没问。”说罢打算继续吃面。


鸣人却抓住这个机会,按住鹿丸的胳膊:“鹿丸,你听我说啊!前两天不是过中元节么,佐助喝醉了,我背他回家的时候他居然问我:’我和哥哥掉河里,只能救一个,你救谁?‘这种终极哲学问题啊!!”


鹿丸:“……”


鸣人:“哎——————————————————”


鹿丸勉为其难的打起精神,装模作样的问道:“那你怎么回答的?”


鸣人满脸痛苦:“我当时说’你跟鼬桑都会游泳,我根本不用救啊!‘“


鹿丸:……找死


鸣人:“但是问题根本不在这里啊!!佐助听完居然对我说了两个小时的教啊!从家庭伦理到人生大义啊啊啊啊啊啊啊当时他醉醺醺的我都不敢打断他……但最后总结下来只有一句话啊其实!‘要么救我哥哥,要么让我跟哥哥一起死’。哎——————————————————————————————————”


鹿丸觉得这简直就是下午电视台放送的受五十岁以上的女性们欢迎的八卦档。他想到自己才二十多岁,漩涡鸣人你逼我这个二十岁才过半的年轻人看这种中年档你跟我有什么仇?但是千言万语最终汇成一句话:“……你们两个到底要墨迹到什么时候什么时候结婚?”


鸣人一脸惊讶:“鹿丸!我们是挚友!挚友懂吗!就是互相扶持,共享喜怒哀乐的命运共同体!”


鹿丸板着脸:”什么,你后边这句话是抄木叶民政局里挂的《婚姻法》吗。”


鸣人垂头丧气的表示,自己跟佐助从十二岁起,这十几年来的关系都是这么过来的。就算他真的想怎样,还有一个叫做宇智波鼬的人横在自己前面呢,那是他一辈子都无法比肩的对象。


最后,鸣人欲盖弥彰的表示:”鹿丸,我跟佐助真的不是那种关系。“


鹿丸吃完最后一口面,筷子往桌上一放,问:“你敢看着我的眼睛把刚才那句话重复一遍吗?”


鸣人:“……我敢!”这句话喊得挺大声,似乎有点儿刻意,引得店里好些客人都往他们这个方向看。


鹿丸冷笑。于是鸣人咽了一口唾沫,死死的盯着鹿丸的眼睛:“我,漩涡鸣人,对宇智波佐助绝无异心!”


鹿丸面无表情,内心却刷过大把的弹幕:卧槽你要表白敢不敢回家找正主啊!对着我一个已婚男人表白算什么啊!我还不想这么快被宇智波家里那堆挂B弄死啊!


话一出口,鸣人似乎发现自己的话语有些歧义,他觉得脸有些烫。于是他甩甩头,抓住鹿丸的肩,用慷慨赴死的眼神盯着鹿丸的死鱼眼:“那我重新说一次!”鹿丸汗颜。


“我,漩涡鸣人,对宇智波佐助绝——对没……没有……”然后鸣人的视线上移,一脸大难临头的表情,嘴上却控制不住的说出了后半句:“非分之想……………………”


“叫我名字干嘛?”宇智波佐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鹿丸背后,一脸的不耐烦。鹿丸的表情瞬间鲜活起来,脸上似乎写着两个字:呵呵。


现在场景是鹿丸跟鸣人并排坐在一乐拉面的吧台前,鸣人侧身双手抓着鹿丸的肩,鹿丸不屈不饶的抓着吧台上空了的拉面碗,佐助站在鹿丸的身后,气氛诡异。


鸣人一时语塞。佐助也没开口的意思。


鹿丸:“还继续表白吗?不表白我回家了啊。”


鸣人急忙站起来,越过鹿丸一爪子搭上佐助的肩:“佐助你误会了!”


佐助一脸茫然:“我误会什么了?”


鸣人也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作答,可怜巴巴的看向鹿丸求助。


鹿丸用戏谑的表情回答: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之后不了了之。


 


 


后来在大家一起周末的小聚会中,鹿丸把宇智波佐助问的两个问题剥茧抽丝,从浅入深的仔细分析了一次。然后发现这其中的水,很深。


聚会聊天内容如下:


大标题:宇智波家族的大智慧


小标题:论怎样以平常的问题来探讨深刻的人生哲理。


问题1:我跟我哥掉进水里,只能救一个,你救谁?


问题2:我误会什么了?


这两个问题涉及范围之广,含义之深刻,鹿丸表示他就不想一一举证了。他就直接说,为什么漩涡鸣人给出了那么作死的答案,他还没被宇智波佐助及其家人砍死的问题。


结论:这都是因为真爱啊。


木叶众同期忍者纷纷表示:鹿丸你能具体点儿吗?我们想听八卦。


鹿丸头疼的表示:正主鸣人还在呢,我怎么八?


鸣人明显从刚才起就心不在焉,他看着这两个问题陷入了沉思,半晌才问道:“那鹿丸,我该怎么回答?”


鹿丸一脸的嫌弃。众人一脸期待。于是他最后还是从头到尾说了,大意如下:


像我跟我哥掉进水里这种问题,简直刁钻。你不能回答只救其中的谁,因为这涉及到拆他们兄弟CP的嫌疑,而这,在一个兄控面前,简直就是找死。你也不能回答一个都不救,反正都会游泳,这简直就是在变相向对方证明‘以后别指望我’。这个问题不管怎么回答,最终佐助都会想办法回到兄弟爱最高这层问题上。而鸣人你又只会在‘难道非要在你哥跟我之间分个高下吗’这种对兄控来说没有意义的问题上死磕——其结局就是一个悲剧的莫比乌斯之环,永无止尽。


第二个问题,简直就是决定你未来人生走向的关键,其重要度勘比Galgame里常见的关键选择分支。如果回答的好,你就能当场拿下佐助,变成人生赢家。但是回答的不好……这个攻略傲娇女主,啊不对——反正你们懂得,的时间跟难度,就会成倍增加。搞不好你俩就一辈子那样了。这么说你们懂了吧。


众人点头称是。小樱和佐井终于拉不住期间一直想要反驳的鸣人,被他挣开。他激动的拍桌而起,大吼:“什么叫我俩一辈子就那样了?那样是怎样啊!!!!”


众人:……


佐井:“就是你现在跟佐助的相处方式啊。”


鸣人:“现在的相处方式很不错啊我说!一起住一起吃饭一起出任务,佐助做的拉面超级好吃啊!!他如果单独出任务,回来还给我带纪念品啊!而且泡澡也有人搓背啊!互相照应挺不错的!”


众人集体沉默,然后捂住眼睛。佐助居然主动做拉面给鸣人,卧槽你们秀恩爱敢分分场合吗!!


最后井野小心翼翼的问:“那鸣人你想过近一步发展吗?”


佐井面无表情的加了一句:“就是晚上跟他睡一个铺然后不穿裤子做做[bi——]之类的。”


众人难得没有鄙视佐井的直白,默默的在心中给他点了个赞,并不约而同的看着鸣人,沉默不语。鸣人顿时满脸通红,说话也结巴起来:“ 你……你……在说什么啊……哪可能啊…他心中…不是……不是还有鼬桑吗………………”


“我哥怎么了? ”姗姗来迟的佐助出现在鸣人身后,脱下斗篷,挤到鸣人旁边坐下。


众人喜闻乐见,纷纷坐好。佐助莫名其妙的扫了众人一眼,在这群围观群众的脸上他不用写轮眼都能看到浓烈的八卦气息:


卧槽,正主来了。


呵呵。


修罗场。


呵呵。


呵呵。


呵呵。


坐等八卦。


鸣人的后半辈子呵呵。


呵呵。


……


佐助抢过鸣人的筷子,自顾自的开始吃鸣人碗里的菜。边吃还边说,饿死我了。


鸣人只是僵硬的维持着坐姿,此刻心里有如波涛汹涌。结果他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佐助,你误会了……”


佐助停下筷子一愣,问道:“我误会什么了?”


围观众人顿时屏息凝神。


鸣人:“…………”他的脑子还卡在刚才鹿丸说的关键选择分支理论上,内心还在激烈的做着斗争。


鸣人被佐助无辜的目光瞪得满脸通红,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于是佐助问众人:“他吃错什么药了?”


众人表情一致:呵呵。


于是佐助一头雾水,又凑过去看鸣人,一手按住对方额头,半是戏谑半是认真的问:“发烧啦?”结果鸣人借势凑上前去,吻住了佐助的嘴唇。


众人顿时喜大普奔。


鹿丸表示:“你今天终于出息了一回。”不过这饭也别吃了,等佐助反应过来就是分分钟拆店的节奏。


其实有些问题根本不用回答,拿出实际行动就行了。


 


END




-----------------------


我……终于……写了……一篇……完结……的东西了……

评论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