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sy

Scone:

[冬天了呢,不来我怀里会很冷的哟?噗呼☆]

明:

“庆祝佐助君回来,晚上吃火锅吧!”

“好!吃佐助最喜欢的番茄锅!”

“……你们先放我下来…………”

啪:

在wb上看到推主:ballamoa 的鼬佐犬夜叉兄弟梗擅自借过来画了,不要举报我(((()((((

从井穿越而来的高中生鸣人,命令是“过来!”

紙風船:

伪火影映画预告片

《千手忍法帖》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715821/


终于对甲贺下手了……

该片讲述了一对出生于世仇家族的恋人的爱情悲剧,由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领衔主演,大筒木羽衣导演,将于2XXX年12月6日在木叶上映。结束了战国割据局面之后,为了巩固政权,大名决定消灭以千手和宇智波为首的忍者势力,以定继承人为由命令双方厮杀……甲贺PARO【。酸爽慎入

[鸣佐]人生哲学 (一发完)

黑啤来一打!:

 伪傻白甜(?),真啰嗦


---------------------------------


“我说,你知道宇智波家最可怕的问题是什么吗。”鸣人生无可恋的望着一乐拉面的天花板,心不在焉的戳着碗里的叉烧。


鹿丸没理他,只顾埋头吃拉面。


“就是……兄弟爱啊。”鸣人依旧望着天花板,大大的叹了一口气。


鹿丸仍然没理他,吃面条发出的吸溜声震天响。声音大得几乎完全盖住了鸣人的说话声。


”具体表现在小时候,长大后,出任务之前,出任务之后,喝醉酒之前,喝醉酒之后,洗澡前,洗澡后,睡觉前,起床后……“


鹿丸觉得自己的拉面似乎吃的有点儿快,于是停下了筷子,开始呼噜呼噜的喝汤。


”总之就是随——时随地的表现自己与兄长之间的爱啊!连今天早上出门之前都不忘对着鼬的排位面带微笑的说话啊!哎——————”


鹿丸在换气的间歇正好听到了这句话,于是他一个没忍住,问道:“你昨天晚上跑到佐助他们家过的夜?”


鸣人立刻坐直,回答:“不是,是佐助在我家过的夜。佐助他们家常年没人打扫,根本没法住人啊我说!所以他基本上算是住在我家啦!连哥哥跟父母的排位都搬过来了我说!”


鹿丸:“……算了,当我没问。”说罢打算继续吃面。


鸣人却抓住这个机会,按住鹿丸的胳膊:“鹿丸,你听我说啊!前两天不是过中元节么,佐助喝醉了,我背他回家的时候他居然问我:’我和哥哥掉河里,只能救一个,你救谁?‘这种终极哲学问题啊!!”


鹿丸:“……”


鸣人:“哎——————————————————”


鹿丸勉为其难的打起精神,装模作样的问道:“那你怎么回答的?”


鸣人满脸痛苦:“我当时说’你跟鼬桑都会游泳,我根本不用救啊!‘“


鹿丸:……找死


鸣人:“但是问题根本不在这里啊!!佐助听完居然对我说了两个小时的教啊!从家庭伦理到人生大义啊啊啊啊啊啊啊当时他醉醺醺的我都不敢打断他……但最后总结下来只有一句话啊其实!‘要么救我哥哥,要么让我跟哥哥一起死’。哎——————————————————————————————————”


鹿丸觉得这简直就是下午电视台放送的受五十岁以上的女性们欢迎的八卦档。他想到自己才二十多岁,漩涡鸣人你逼我这个二十岁才过半的年轻人看这种中年档你跟我有什么仇?但是千言万语最终汇成一句话:“……你们两个到底要墨迹到什么时候什么时候结婚?”


鸣人一脸惊讶:“鹿丸!我们是挚友!挚友懂吗!就是互相扶持,共享喜怒哀乐的命运共同体!”


鹿丸板着脸:”什么,你后边这句话是抄木叶民政局里挂的《婚姻法》吗。”


鸣人垂头丧气的表示,自己跟佐助从十二岁起,这十几年来的关系都是这么过来的。就算他真的想怎样,还有一个叫做宇智波鼬的人横在自己前面呢,那是他一辈子都无法比肩的对象。


最后,鸣人欲盖弥彰的表示:”鹿丸,我跟佐助真的不是那种关系。“


鹿丸吃完最后一口面,筷子往桌上一放,问:“你敢看着我的眼睛把刚才那句话重复一遍吗?”


鸣人:“……我敢!”这句话喊得挺大声,似乎有点儿刻意,引得店里好些客人都往他们这个方向看。


鹿丸冷笑。于是鸣人咽了一口唾沫,死死的盯着鹿丸的眼睛:“我,漩涡鸣人,对宇智波佐助绝无异心!”


鹿丸面无表情,内心却刷过大把的弹幕:卧槽你要表白敢不敢回家找正主啊!对着我一个已婚男人表白算什么啊!我还不想这么快被宇智波家里那堆挂B弄死啊!


话一出口,鸣人似乎发现自己的话语有些歧义,他觉得脸有些烫。于是他甩甩头,抓住鹿丸的肩,用慷慨赴死的眼神盯着鹿丸的死鱼眼:“那我重新说一次!”鹿丸汗颜。


“我,漩涡鸣人,对宇智波佐助绝——对没……没有……”然后鸣人的视线上移,一脸大难临头的表情,嘴上却控制不住的说出了后半句:“非分之想……………………”


“叫我名字干嘛?”宇智波佐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鹿丸背后,一脸的不耐烦。鹿丸的表情瞬间鲜活起来,脸上似乎写着两个字:呵呵。


现在场景是鹿丸跟鸣人并排坐在一乐拉面的吧台前,鸣人侧身双手抓着鹿丸的肩,鹿丸不屈不饶的抓着吧台上空了的拉面碗,佐助站在鹿丸的身后,气氛诡异。


鸣人一时语塞。佐助也没开口的意思。


鹿丸:“还继续表白吗?不表白我回家了啊。”


鸣人急忙站起来,越过鹿丸一爪子搭上佐助的肩:“佐助你误会了!”


佐助一脸茫然:“我误会什么了?”


鸣人也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作答,可怜巴巴的看向鹿丸求助。


鹿丸用戏谑的表情回答: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之后不了了之。


 


 


后来在大家一起周末的小聚会中,鹿丸把宇智波佐助问的两个问题剥茧抽丝,从浅入深的仔细分析了一次。然后发现这其中的水,很深。


聚会聊天内容如下:


大标题:宇智波家族的大智慧


小标题:论怎样以平常的问题来探讨深刻的人生哲理。


问题1:我跟我哥掉进水里,只能救一个,你救谁?


问题2:我误会什么了?


这两个问题涉及范围之广,含义之深刻,鹿丸表示他就不想一一举证了。他就直接说,为什么漩涡鸣人给出了那么作死的答案,他还没被宇智波佐助及其家人砍死的问题。


结论:这都是因为真爱啊。


木叶众同期忍者纷纷表示:鹿丸你能具体点儿吗?我们想听八卦。


鹿丸头疼的表示:正主鸣人还在呢,我怎么八?


鸣人明显从刚才起就心不在焉,他看着这两个问题陷入了沉思,半晌才问道:“那鹿丸,我该怎么回答?”


鹿丸一脸的嫌弃。众人一脸期待。于是他最后还是从头到尾说了,大意如下:


像我跟我哥掉进水里这种问题,简直刁钻。你不能回答只救其中的谁,因为这涉及到拆他们兄弟CP的嫌疑,而这,在一个兄控面前,简直就是找死。你也不能回答一个都不救,反正都会游泳,这简直就是在变相向对方证明‘以后别指望我’。这个问题不管怎么回答,最终佐助都会想办法回到兄弟爱最高这层问题上。而鸣人你又只会在‘难道非要在你哥跟我之间分个高下吗’这种对兄控来说没有意义的问题上死磕——其结局就是一个悲剧的莫比乌斯之环,永无止尽。


第二个问题,简直就是决定你未来人生走向的关键,其重要度勘比Galgame里常见的关键选择分支。如果回答的好,你就能当场拿下佐助,变成人生赢家。但是回答的不好……这个攻略傲娇女主,啊不对——反正你们懂得,的时间跟难度,就会成倍增加。搞不好你俩就一辈子那样了。这么说你们懂了吧。


众人点头称是。小樱和佐井终于拉不住期间一直想要反驳的鸣人,被他挣开。他激动的拍桌而起,大吼:“什么叫我俩一辈子就那样了?那样是怎样啊!!!!”


众人:……


佐井:“就是你现在跟佐助的相处方式啊。”


鸣人:“现在的相处方式很不错啊我说!一起住一起吃饭一起出任务,佐助做的拉面超级好吃啊!!他如果单独出任务,回来还给我带纪念品啊!而且泡澡也有人搓背啊!互相照应挺不错的!”


众人集体沉默,然后捂住眼睛。佐助居然主动做拉面给鸣人,卧槽你们秀恩爱敢分分场合吗!!


最后井野小心翼翼的问:“那鸣人你想过近一步发展吗?”


佐井面无表情的加了一句:“就是晚上跟他睡一个铺然后不穿裤子做做[bi——]之类的。”


众人难得没有鄙视佐井的直白,默默的在心中给他点了个赞,并不约而同的看着鸣人,沉默不语。鸣人顿时满脸通红,说话也结巴起来:“ 你……你……在说什么啊……哪可能啊…他心中…不是……不是还有鼬桑吗………………”


“我哥怎么了? ”姗姗来迟的佐助出现在鸣人身后,脱下斗篷,挤到鸣人旁边坐下。


众人喜闻乐见,纷纷坐好。佐助莫名其妙的扫了众人一眼,在这群围观群众的脸上他不用写轮眼都能看到浓烈的八卦气息:


卧槽,正主来了。


呵呵。


修罗场。


呵呵。


呵呵。


呵呵。


坐等八卦。


鸣人的后半辈子呵呵。


呵呵。


……


佐助抢过鸣人的筷子,自顾自的开始吃鸣人碗里的菜。边吃还边说,饿死我了。


鸣人只是僵硬的维持着坐姿,此刻心里有如波涛汹涌。结果他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佐助,你误会了……”


佐助停下筷子一愣,问道:“我误会什么了?”


围观众人顿时屏息凝神。


鸣人:“…………”他的脑子还卡在刚才鹿丸说的关键选择分支理论上,内心还在激烈的做着斗争。


鸣人被佐助无辜的目光瞪得满脸通红,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于是佐助问众人:“他吃错什么药了?”


众人表情一致:呵呵。


于是佐助一头雾水,又凑过去看鸣人,一手按住对方额头,半是戏谑半是认真的问:“发烧啦?”结果鸣人借势凑上前去,吻住了佐助的嘴唇。


众人顿时喜大普奔。


鹿丸表示:“你今天终于出息了一回。”不过这饭也别吃了,等佐助反应过来就是分分钟拆店的节奏。


其实有些问题根本不用回答,拿出实际行动就行了。


 


END




-----------------------


我……终于……写了……一篇……完结……的东西了……

c-TU:

{ NARUTO }

-《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又名《老公再看我一眼》又名《谁先眨眼谁刷碗,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柱斑】菩提偈

姓南名宫:

短篇已完结


隐鸣佐


架空朝堂向脑洞,要有出戏的准备,因为写到最后我都不忍心看这写的是什么玩意儿


灵感来源:《崖山之前,江山一夜》的歌词中,那句“败者为寇,史官笔下误”


准备好了就让我们开始












菩提偈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题记


》》


雨是昨夜下的,到了清晨山间便是一片湿润的花香。细碎的鸟语起伏,偶有一两只振翅而起,抖落一枝雨水。一条青石小路安静的通向山顶的寺院,远处沉沉的钟磬声传到耳边时,一如佛号。


黑发青年拾级而上,冷俊眉宇间的戾气被佛寺的梵音冲的淡了些。


他是来找人的。


 


》》


扫地的小僧双手合十见了礼,指路南面的禅院:“那便是青菩大师静修之地,施主请便。”


 


》》


禅房里空空荡荡,无佛像,无香案,只有一人一蒲团。


灰白的长发一泻而下,铺了一地,那人一身破旧的僧袍端然打坐,闻得身后有推门的动静,也不动分毫。


黑发青年注视着他的背影,冷冷道:“青菩?你现在叫这个?”


“施主着相了。叫什么,又是谁,不过凭心而已。”那人用苍老沙哑的声音开口。


“我来听个故事。”


“……”


“前朝丞相和兵马大元帅的故事。”


 


》》


那是六十年前的事了。


六道帝缠绵病榻,大皇子因陀罗与二皇子阿修罗的太子之争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朝中势力也随之分裂为两派——一派以丞相千手柱间为首,支持阿修罗;一派以兵马大元帅宇智波斑为首,支持因陀罗。


所有人都知道,朝堂上的胜负,几乎决定了这场党争的胜负。


后来,六道帝临终前留下遗诏,立阿修罗为太子,登基即位,继承大统。因陀罗心怀怨怼,与宇智波斑勾结,率兵逼宫。


 


——再后来呢?


再后来,就如史书上所载的——因陀罗被赐死,新帝感念昔年手足之情,予以厚葬。


 


——我是问宇智波斑后来呢?


你说他吗?他死了,被千手柱间在终焉殿之前所杀。


 


——那么千手柱间呢?


他也死了。终焉殿的那场大火烧了三天三夜,他和宇智波斑一样,化为了灰烬。


 


》》


黑发青年沉默了下去,环视了一圈空空荡荡的禅房,最后淡淡开口:“为什么不拜佛?我听说当年千手柱间出仕前曾是一个云游的僧侣,心中有佛,故而常怀慈悲。”


“佛?”那人低声笑了,“这诸天神佛只知歆享祭礼,可懂过半分世事无常?”


“所以你哪怕再坐上六十年,也做不了千手柱间。”


“你不是来听故事的。”


“我是来找你的,宇智波斑。”


 


》》


苍老的脸上布满风霜的痕迹,只有那双眼睛犹自带了昔年的锋芒。他转过头,微微眯起眼,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最后露出一个是假还真的浅笑:“你很像一位故人。如果不是知道他倘若还活着也该像我一般老得面目全非,我就要以为你是他了。”


“我是他的后人,我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宇智波斑抬了抬眼皮。


青年继续说了下去:“调动因陀罗旧部的兵符。”


 


》》


——你想争天下?


——天下又非阿修罗一家之天下,我为何不能争?为何他的后人可以父传子子传孙的继承皇位,而我因陀罗一脉只能隐姓埋名苟延残喘?


——你叫什么名字?


——我曾一度被寄养在宇智波门下,他们给我取的名字叫宇智波佐助。


 


》》


日影横斜,飞舞的尘埃清晰可见。


佐助率先打破沉默:“既然你执意不肯,我也不想再费口舌。”说罢,他从那个垂垂老矣的男人身上收回目光,转身离去。


“那只是故事最中间的一段,它的开头与结尾,你不想听完吗?”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拦住了他的脚步,“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史书中所记载的那个被杀死在逼宫之乱中的宇智波斑,还能坐在你的面前吗?”


 


》》


与丞相千手柱间的第一次见面,是斑回朝叙职的时候。


那时他一身黑衣身披朱红铠甲,骑着快马驰骋在大街上,扬起纷纷尘土,行人无不避让。却有人拦住了他的马。那个人手持一根菩提枝,做了一个“止”的动作,就生生架住了高高抬起要将他踩踏的马蹄。


他抬头看着他,说,一别经年,你还是原来的样子。


 


——你们……他们曾经见过?


见过,那是小时候的事了。他们在小河边靠着打水漂认识,明明还只是孩子,却已经有了心系天下的志向。后来世事多舛,再见已是十余年之后,一个是朝堂上新晋的权贵,一个是边疆处带兵的将领。


 


故友重逢,他们却无话可说。当时六道帝的身体已经显露出不好的征兆,他对两位皇子的态度都相差无几,悬空的太子之位是每个朝臣心头的一根刺。党争的苗头无法遏制,双方渐渐分庭抗礼,柱间是阿修罗举荐的名士;而宇智波一族能从曾经的大清洗中得以保全,全赖因陀罗的庇佑。


一开始,他们的布局谋划都能微妙的避开彼此,可是到了后来,他们一个成了丞相,一个做了兵马大元帅,便是避无可避。


 


——史书上说,宇智波斑西征一战大败而归,是以因陀罗一党倍受打压,六道帝才会立阿修罗为太子。


西征那一仗之所以会败,是因为有人断了军饷粮草。


这是宇智波斑征战沙场这么多年,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败仗。


 


》》


“那时朝中只有一个人能做到这一切,千手柱间,只有他有手腕断了军队的补给。我那时回朝的时候恨不得一剑杀了他,可是看到他之后我只觉得失望,一个字也问不出来。”宇智波斑似乎说得有些乱了,甚至忘记了用旁观者的口吻来讲述,话语中有再也压抑不住的激动,“他做错了吗?他没有错,党争本就是无所不用其极的,为了把一个人供上皇位,牺牲再多也没有错。”


青年闭了闭眼:“你知道他没有错,却还是忍不住去恨。”


“我不恨。”他摇摇头,“对他我从来只有一种感情。”


 


》》


再后来就是六道驾崩,逼宫叛乱。


宇智波斑领兵一路杀入宫闱,却被迫止步终焉殿前。


千手柱间又一次用一根菩提枝拦住了他,他说,就在这里,我们决一个胜负吧,你赢了,就能过去;你输了,就退兵。


他以木为剑,与他在殿前杀开。


那时下起了大雨,然而雨水都被剑气逼开,半点没有沾到他们身上。


第七百九十三招上,宇智波斑的剑洞穿了千手柱间的小腹。可是下一刻,他面前的千手柱间化作一堆青叶四散开来,然后菩提枝从后贯穿了他的胸膛。


雨水落在身上那样冰冷,死一样的绝望。


 


》》


    宇智波斑倒下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大局已定。千手柱间抱着他走进终焉殿,随即熊熊烈火燃起,哪怕是大雨也无法熄灭分毫。


他对他说,断粮草的不是他,是他的弟弟自作主张挪用了他的官印。


他对他说,那一剑避开了心脏,只是暂时让他失去了行动能力。


他还对他说,好好活着。


然后他交换了彼此的衣物,把他放上了大殿底下飘在暗渠上的竹筏,借着水流将他送了出去。


 


——史书上说……


史书只能告诉你最表面的事情,就好像那场火,还有因陀罗被赐死。


——因陀罗不是被赐毒酒而死的吗?


阿修罗给他的酒里根本没有下毒。他是自杀。


 


》》


故事结束的时候,有风将庭院内的菩提树吹得沙沙作响,一片叶子从门外飘了进来,缓缓的落在那灰白的长发旁。


“你后悔过吗?涉足朝堂,走上这样一条路。”


“走上这条路,只是无法与他同行;绕开这条路,却是无法与他相遇。”


 


》》


下山的路与上山时是同一条。


踩过浅浅的水洼,抬头看向远处,只见一片漠漠如织的层林。


黑发青年一步步走下,却在中途顿住了脚步,目光落在了站在旁边一棵树下的青年。他目光微动,冷嘲一句:“当朝太子不好好在宫里呆着,跑到这荒郊野外成何体统?”


青年干咳一声,朗然一笑:“太子来问你愿不愿意做太子妃啊。”




END

省好快多好又多:

七班今天没有任务

就是这么屌,卡卡西肺活量就是这么大,隔着面罩也没问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号没画全哈哈哈,吹得单簧管哈哈哈 


TAG可以一口气打这————么多!